新闻资讯

第十八章毕林的巢穴(18/81)

2020-06-04 01:07      点击:142
当崔斯特与沃夫加发现亚巨人巢穴的后门时,他们非常惊喜。它高高地设在岩脉西边的陡坡上。在那些岩石的底部散布着一堆堆的垃圾跟骨头,一缕轻烟从洞口带着烤羊肉的气味飘出。这两个伙伴蹲在入口底下的树丛好一阵子,注意里面的活动。月亮已经升起,月光皎洁,这是个很亮的月夜。“我很怀疑我们能不能准时吃晚餐。”精灵还是讽刺地笑着。沃夫加摇了头,对黑暗精灵超凡的镇定笑了笑。虽然他们两人常听到从洞中的黑影那里传来的声音,通常是锅碗瓢盆相撞或是偶然发出的音,但是到月落之前都没看到巨人在洞外现身。一个肥胖的亚巨人,看衣着大概是厨师,慢慢悄走到了门边,把一铁桶的垃圾倒下了山坡。“它是我的,”崔斯特说,他突然变得很严肃。“你能引它分心掩护我吗?”“大猫可以。”沃夫加回答,虽然他不想跟关海法独处。崔斯特爬上了岩坡,试着在前进时都躲在黑影里。他知道自己走到入口上方之前,在月光下会特别脆弱,但是这段路比他想象的还难爬,而且他走得很慢。他即将到达洞口时,他听到了巨人厨师在洞口旁活动的声音,很明显地是要拿第二桶垃圾出来倒。但是黑暗精灵已经无处可跑了。洞内的一声呼喊转移了厨师的注意力。崔斯特看出了能让自己到安全之处所剩的时间不多,所以他冲刺完最后的几尺,到了洞口边,然后向里面点着火把的厨房窥视。那个房间大致是方形的,入口对面的墙上有一个巨大的石造烤炉。炉边是一扇稍微打开的门,崔斯特听到那后面传来了几个巨人的声音。厨师不见人影,但是那一桶垃圾就摆在洞口内的阶梯上。“它很快会回来,”当黑暗精灵抓着山壁静静地爬到洞口上面时,他喃喃自语说。在坡底的沃夫加紧张得完全一动也不动,因为关海法在他身边。几分钟之后,巨人厨师拿着桶子出来了。亚巨人正在倒垃圾的时候,关海法进入了它的视野。豹子长长一跃,跳到了坡下。黑豹抬起头看着厨师,然后咆哮一声。“给偶滚开,你这头脏猫。”巨人厉声说,它对于这头豹的突然出现并不特别在意与惊讶。“不然偶就把你的头打破,装到炖锅里!”亚巨人的威胁没什么用。它虽然挥动着大拳头,但是它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豹的身上,与此同时崔斯特·杜垩登的黑影从墙上跳到它的背上。黑暗精灵的双刀已经抽了出来,他没浪费任何时间就在巨人颈上划出微笑的形状,直到两耳。巨人没有机会喊出声,就跟手中其余的垃圾一起跌下了岩坡。崔斯特落在洞口,转身向里张望,祈祷没有别的巨人进到厨房里。这一刻他是安全的。厨房是空的。关海法跟沃夫加爬上岩坡时,他做手势要他们静静地跟他进去。这厨房很小(以巨人的标准来说)而且没放什么东西。右边墙旁有张桌子,上面放着几个平底锅。旁边是一个大砧板,上面插着巨大的屠刀,很明显已经好几星期没洗过了,上面满布着铁锈。崔斯特的左边是一些柜子,装着药草、香料跟其他日用品。黑暗精灵去检查这些地方的同时,沃夫加则是去窥伺那有很多人的房间。那个房间也是方形的,比厨房大一点。一张长桌把整个房间隔成两半,在桌子另一边的正对面,沃夫加又看到了另一扇门。三个巨人坐在桌子比较靠近沃夫加的这一边,有一个站在它们和这边的门中间,桌子的另一边则坐着两个。这一伙巨人正吃着烤羊跟炖肉,不断地彼此诅咒或嘲笑典型的亚巨人聚餐。沃夫加注意到了这些怪物空手把肉从骨头上撕下来。房间中没有任何武器。崔斯特拿着一个从柜子里找来的袋子,再度抽出了其中一把刀,然后跟关海法一起跟沃夫加会合。“有六个,”沃夫加指着房间低声说。野蛮人举起艾吉斯之牙,渴望地点点头。崔斯特也窥视了门后的情况,很快订定了一个攻击计划。他指指沃夫加,又指指门。“右边,”他低语道。然后他指自己。“走你后面,左边。”沃夫加完全了解他的意思,但是很奇怪为什么没有把关海法算进去。野蛮人指指豹。崔斯特只是耸肩微笑,然后沃夫加就了解了。连多疑的野蛮人也相信关海法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子。沃夫加将紧张的兴奋感从肌肉上甩掉,然后紧紧握住了艾吉斯之牙。他对伙伴眨了眨眼,然后冲进房间,重锤挥向离他最近的目标。这个巨人是此刻所有巨人中惟一站着的,它转了身想面对攻击它的人,但是它也只做了这个动作。艾吉斯之牙从下方以致命的精确挥了上来,打破了它的肚子,接下来继续往上,冲破了它的胸部。沃夫加那不可思议的力量把这个巨大怪物抬离地面好几尺。它落了下来,身躯已经残破而没有呼吸,在沃夫加身边坠地,但是野蛮人不再注意它,他已经准备好要挥出第二击了。崔斯特带着脚边的关海法冲过了朋友身边,冲向桌子左边坐最远的两个惊呆了的巨人。他迅速将袋子拉开一撒新闻资讯,这两个巨人被面粉弄得睁不开眼睛。黑暗精灵完全没有慢下来新闻资讯,立刻将一把刀插进其中一个巨人的咽喉新闻资讯,接着向后一个空翻,要越过桌子。关海法扑向另一个巨人,它有力的下颚撕裂了怪物的鼠蹊部。桌子另一边的两个亚巨人是所有巨人中最先真正做出反应的。一个跳过来站好,准备要对付崔斯特,另一个则是不智地单独跑向后门,成为沃夫加的第二个目标。沃夫加很快就注意到并毫不迟疑地抛出了艾吉斯之牙。如果那时在半空中的崔斯特知道他差点就会被抛出的锤子打中,他可能会劝朋友不要这么做。然而锤子还是打中了目标,它击中了亚巨人的肩膀,将这个怪物锤进了墙上,而且力道足够折断它的脖子。崔斯特之前刺到的那一个巨人躺在地板上蠕动,两手握着喉咙,徒劳地想要止住血。关海法解决另一个巨人也没什么困难。现在只剩下两个巨人要打了。崔斯特在桌子另一边着地了,敏捷地闪过了等在那里的巨人的一抓。他闪身一绕,走到了敌人与门之间。巨人巨大的双手伸出,转身跑了过来。但是黑暗精灵的第二把弯刀也拔了出来,双刀挥成了一片炫惑的死亡之舞。每次刀光一闪,就有巨人多瘤的手指落到地上。亚巨人的手很快就变成两边流血的残肢。它被激怒得失去理智,疯狂地挥动棍棒般的手。崔斯特的弯刀迅速滑进它头骨的下端,终结了它的疯狂。在此同时,最后一个巨人冲向没有武器的野蛮人。他用巨大的手臂环住了沃夫加,将他抬到空中,试着要把他挤死。沃夫加拼命地绷紧肌肉,以免脊椎骨被比他大得多的敌人折断。野蛮人感觉到呼吸困难。愤怒的他挥拳打了巨人的脸颊,然后举起另一只手,要再打一拳。此时,布鲁诺加在战锤上的魔法使得这战锤又回到了他的手上。他高兴地嚎叫了出来,用战锤猛力一锤,使巨人的眼睛凸了出来。巨人放松了紧抱的双手,在痛苦中摇晃着向后退。世界对这个巨人而言,已经变成了一片模糊的痛苦,它甚至看不到沃夫加高举到上方的艾吉斯之牙正朝它的头顶砸下,感到锤子把它的头打爆了开来。它已无生命的身体弹上了桌子,把所有烤羊跟炖肉都撞到了地下。“不要让食物洒到地上!”崔斯特大叫。当他冲过去救回一块看来特别多汁的带骨肉时,他假装生气地说。突然他们听到第二扇门后的通道传来沉重的靴子声以及叫声。“退到外面去!”当沃夫加转向厨房的同时大喊。“别动!”崔斯特喊着说。“有趣的才刚开始!”他指着房间左边墙上一条阴暗,点着火把的隧道入口。“走下去!快!”沃夫加知道他们在赌运气,但是他又再次发现自己听从精灵的吩咐。他也再次微笑了。沃夫加通过了刚进隧道的那些木柱,奔进了昏暗之中。关海法在他身边大步跳跃前进,让他很不舒服,他这样跑了大约三十尺,突然发现崔斯特并没有跟来。他转身,刚好看见崔斯特漫不经心地走出房间,经过那些木柱。崔斯特已经把弯刀收入鞘中了。现在他拿着一把长匕首,刀尖上稳稳插着一块羊肉。“那些巨人呢?”沃夫加从黑暗里问说。崔斯特走向一旁,躲到一根巨大的木柱后。“就在我后面。”他解释的同时,又咬了一口他的大餐。当一大群口吐白沫的亚巨人冲进了隧道,而没有注意到躲着的精灵时,沃夫加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普雷得克拉巴安凯格林德毕优伊格罗克格隆!”沃夫加转身时大叫,并且继续往下跑,希望这不是一条死路。崔斯特把匕首上的肉拔下来抛在地上,静静地诅咒对食物的浪费。然后他把匕首舔干净,耐心地等待。当最后一个亚巨人也跑了过去之后,他就从藏身处跑了出来,将匕首刺进追赶的巨人之膝后,然后跑到木柱的另一边。受伤的巨人在痛苦中大叫,但是当它跟同伴向后转时,黑暗精灵已经不见了。沃夫加一转身,把背贴在墙上,很容易就猜到了是什么拦住了后面的追兵。当它们发现在入口附近有另一个入侵者,整群人都往回走。一个巨人跳着穿越了那些柱子,然后腿分开站得稳稳的,棍子准备好,它的眼睛一个一个门地搜索,试着要找出消失的攻击者躲藏的路径。在它后面另一边,崔斯特从他的两只靴子当中各拿出一把小匕首,然后想,巨人怎么会笨到在十秒钟之内上完全一样的当。但是他不会去跟好运过不去,精灵悄悄来到第二个牺牲者身后,在它的伙伴喊出声警告之前就把其中一把匕首深深插进巨人的大腿,挑断了它的腿筋。巨人突然倒向一旁,当怪物的下颚在疼痛中咬紧时,跳过他身边的崔斯特很惊讶于亚巨人颈部粗大的动脉可以当做非常好的目标。但是黑暗精灵没有时间暂停下来思考战斗的运气。剩下的敌人,五个生气的巨人已经甩掉了受伤的伙伴,就在后面几步之处。他把第二把匕首深深插进亚巨人的脖子,然后奔向通往巢穴更深处的门。他已经要跑到了,可是第一个回到房中的巨人刚好带了一块石头。一般说来, 浙江11选5亚巨人很会抛石头, 浙江十一选五而这一个又比大部份的巨人都更会抛。黑暗精灵没戴头盔的头是它的目标, 浙江11选5投注技巧这块石头不偏不倚地往目标飞去。沃夫加的一掷也掷中了目标。艾吉斯之牙在追来的巨人经过受伤同伴身边时粉碎了它的背骨。这个受伤同伴想要拔出崔斯特插在它膝部的匕首, 浙江11选5走势图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死去的伙伴以及拼命疯狂冲来的凶猛野蛮人。崔斯特用眼角瞄到石头飞过来。他急忙弯腰低头闪避,头是躲过了,可是那个沉重的石头还是砸到肩膀,让他飞出去撞到地板。他感觉以自己为轴,开始天旋地转。他试着重新分辨方向,因为在内心深处,他知道那个巨人正过来要解决他。但是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一片模糊。然后掉在他脸附近的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的眼睛盯着那个东西瞧,他尽力去找焦点并且迫使所有东西停止旋转。那是一根亚巨人的手指。黑暗精灵回来了。他快速地抓起他的武器。当他看到巨人时,发现已经太迟了。棍棒在他上方被高举起来,要作致命的一击。受伤的巨人走到隧道的中间,等野蛮人冲过来。这怪物的腿已经麻痹了,没有办法站稳。艾吉斯之牙已经回到了沃夫加的手上,他把这个巨人撞开,继续跑进房间。两个巨人在那里等着对付他。当一个巨人转身用尽力气跳起来之时,关海法钻过了它的双腿之间。就在站在崔斯特身旁的亚巨人对趴在地上的精灵挥出棍棒的同时,崔斯特看到一个黑影扫过了巨人的睑。然后发现巨人的脸上被划出一道伤痕。当崔斯特听到关海法的脚落在桌子上的声音,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并且叫豹再过来些。虽然有第二个巨人跟第一个会合,并且两人的棍棒都举了起来,然而崔斯特已经得到了他所需要的时间。他迅如闪电地拔出了一把弯刀,然后刺进了第一个巨人的鼠蹊部。这怪物在痛苦中急忙后退,变成了崔斯特的肉盾,后脑勺重重挨了伙伴的棍子一下。当黑暗精灵翻滚过这尸体时,他低声说:“谢啦!”然后他脚着地往上一刺,身体也随着刀刃站起。迟疑又让另一个巨人丧命。当这个巨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溅在他木棍上的同伴脑浆,黑暗精灵将刀斜切进他的肋骨下方,穿过了肺,找到了它的目标:心脏。对受到致命伤害的巨人而言,时间过得非常慢。从它手上掉落的木棒好像花了好几分钟才到达地面上。亚巨人从弯刀上缓缓地向后滑,如同一棵倒下的树。它知道自己正在倒下,但是却永远撞不到地板。永远撞不到地板…沃夫加希望他对那个受伤的巨人打击够重,让它暂时能退出战局,如果这巨人来到他后面的话,他就腹背受敌了。他现在使出了一切的招数,来挡格或反击他现在面对的两个巨人。然而他现在不需要担心后面,因为受伤的亚巨人正猛跌向隧道的墙壁,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在相反的方向,崔斯特刚解决掉另外两个巨人。当沃夫加看到朋友从刀刃上擦去血迹,穿越过房间时,他大声地笑了出来。其中一个亚巨人也注意到了黑暗精灵,它从跟野蛮人的战斗中跳出,来对付这个新的敌人。“啊,你这个小家伙,你认为自己可以干掉偶,然后活着走出去吗?”巨人大吼说。崔斯特假装绝望地东张西望。就像往常一样,他找到一个轻松的办法打赢这场战斗。关海法伏低身子,悄悄在巨人后面溜到最有利的位子。崔斯特向后退了一小步,引得巨人走到豹攻击的路径上。巨人的棍棒击中沃夫加的肋骨,让他飞出去撞到大木柱。然而野蛮人比木头更坚韧,他忍受了这一击,然后用两倍的力量以艾吉斯之牙还击。亚巨人再次攻击,沃夫加也再次反击。野蛮人已经连续作战十分钟没有停下来片刻了,但是肾上腺素在他血管中奔腾着,他脸不红气不喘。当他的攻击越来越频繁,而对手越来越疲累时,他开始感激以前为布鲁诺在矿坑中无尽地挖矿,以及崔斯特带着他在课程中跑无数哩的经验。巨人向崔斯特跨了一步。“啊,别动,可怜的老鼠!”它咆哮说。“不要耍你们的那种奸计!偶们倒想看看,如果公平打一仗,你要怎么打。”当这两个人对上之时,关海法也冲完了最后的几尺,将它的利牙深深咬进了亚巨人的脚踝。巨人反射性地往后瞥了一眼攻击者,然后又很快地回头看精灵…刚好来得及看见弯刀插进他的胸膛。崔斯特用一个问题回答了怪物疑惑的表情:“你从十八层地狱的哪一层听说我会跟你公平地打一仗?”亚巨人向旁边跌了几步。刀刃虽然穿过它的心脏,但是它知道如果不处理这个伤,它即将丧命。血从皮甲上汨汨流出,它的呼吸明显困难。崔斯特跟关海法轮流攻击,当伙伴冲到怪物的另一边时,崔斯特出手,闪避对方不太灵活的反击。他们跟巨人都知道这场战斗快结束了。与沃夫加战斗的巨人没办法再拿着沉重的木棒维持防御。沃夫加也开始疲惫,所以他唱起古老的冻原战歌塔帕斯之歌,鼓舞人心的歌声激励他挥出了最后的一阵重击。他等到亚巨人的棒子无可避免地往下挥空了之后锤了一次,二次,三次。沃夫加几乎因为体力耗尽而不支,但是巨人也终于瘫在地上,新闻资讯变成一团肉饼。他疲倦地拄着武器,看他两个朋友又抓又咬的,把跟他们战斗的巨人撕成了碎片。“干得好!”当最后一个巨人倒下时,沃夫加笑着说。崔斯特走向野蛮人,他的左肩软软地垂下。他的外套跟上衣被石头扯破了肩上露出的皮肤已经肿起瘀血了。沃夫加用真诚的关心看着这个伤,但是崔斯特抬起手臂来回答他没问出口的问题,然而还是因此而露出了疼痛的表情。“这个很快就会好的。”他跟沃夫加保证说,“只是撞伤而已。而且对比于十三具亚巨人的尸体,这只是个小代价罢了!”隧道中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现在应该只有十二具,”沃夫加修正说。“很明显还有一个没被踢够。”沃夫加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就转身要去完成这项工作。“先等一下,”崔斯特坚持,有一个想法在心中催促他问。“我相信当巨人在隧道里冲向你的时候,你用你的母语喊了一些东西。你在说什么?”沃夫加由衷地笑了笑。“那是麋鹿部族流传下来的战呼,”他解释说,“请给予我的朋友们力量,给予敌人死亡!”崔斯特怀疑地看了野蛮人一眼,他在想沃夫加随口捏造谎言的能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当这两个伙伴跟关海法都来到它身边的时候,这个受伤的亚巨人还是倚着隧道的墙壁。黑暗精灵的匕首仍旧深深地插在巨人的膝盖上,牢牢地卡在骨头与骨头中间。当这些人来临时,巨人用充满恨意但异常平静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会付出代价的!”他对崔斯特吐了一口口水。“你们应该要相信,毕林在杀掉你们之前会把你们玩个够的!”“它有话要说,”崔斯特对沃夫加说。然后他转向巨人:“毕林?”“这个洞穴的首领,”巨人回答说。“毕林一定会很想见你们的!”“我们也会想要见毕林!”沃夫加怒吼说。“我们有血债要还:这件小事牵涉到两个矮人!”沃夫加一提到矮人,巨人立刻又吐了一口口水。崔斯特的弯刀一闪,停在离怪物喉咙一寸之处。“那就快杀了我,解决这码子事吧!”巨人大笑,他真的蛮不在乎。“我侍奉我的主人,”巨人宣称说。“为阿卡尔·凯梭而死是很光荣的!”沃夫加跟崔斯特不安地互看了一眼。他们从没看过或听过亚巨人如此狂热而盲目地忠于一个人。而且这个景象困扰着他们。让亚巨人无法支配弱小民族的主因就是他们不想为任何理由全心投入一件事,也不愿跟随某一个领导者。“谁是阿卡尔·凯梭?”沃夫加逼问。巨人邪恶地笑了。“如果你们是十镇镇民的朋友,那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你说毕林是这个洞穴的首领,”崔斯特说。“这个洞穴,”巨人回答说。“它以前是一个部族的首领。但是毕林现在跟从了主人。”“我们有大麻烦了,”崔斯特喃喃地跟沃夫加说。“你有听过亚巨人的酋长不战而把统治权拱手让人的吗?”“我担心那些矮人,”沃夫加说。崔斯特转向巨人,决定要改变话题,以撷取对目前状况更急需的情报,“这个隧道底有什么东西?”“没东西,”亚巨人非常快地反应。“嗯,只是给我们睡觉的地方。”他们忠心但是愚笨,崔斯特想。他再次转向沃夫加:“我们要我们要赶快除掉毕林,或是任何其他会回去跟阿卡尔·凯梭报信的人。”“这个呢?”沃夫加问。但是巨人替崔斯特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于荣耀的错误幻想迫使它为了巫师捐躯。它绷紧肌肉,忽视膝上的疼痛,向这群伙伴冲了过来。艾吉斯之牙打碎了亚巨人的锁骨跟颈部,同时崔斯特的弯刀切进了它的肋骨,关海法则开始揪咬它的内脏。但是巨人死后的脸庞还是在微笑。饭厅后门外面的走道没有照明,他们必须从另外一个走道的火炬台上拿火把下来举着。当他们沿着这条长而蜿蜒的隧道走下去时,他们走到山丘越来越深之处,经过了许多小房间大部份是空的,有些地方则是堆着储藏各种东西的木箱:有粮食、兽皮、棍棒跟矛。崔斯特猜测阿卡尔·凯梭将利用这个地方作为军队的基地。很长一段距离之内连一点光都没有,沃夫加不像精灵同伴有夜视能力,当火把快烧光时也变得越来越紧张。但是之后,他们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也是他们到目前为止看过最大的,在视野之内,房间的另一头通到外面开阔的夜幕之中。“我们已经来到前门了,”沃夫加说,“门是半开的。你认为毕林已经出去了吗?”“嘘,”崔斯特要他安静下来。因为他认为自己听到了右边远处的黑暗中有东西。他要沃夫加拿着火把站在房间的中央,然后自己爬到阴影里去。当崔斯特听到前方有粗哑的巨人声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虽然他想不出为何自己看不见他们庞大的人影。当他爬上一个大壁炉,他了解了,那些声音是从烟囱传过来的。“毕林?”当他走回来时,沃夫加问。“应该是,”崔斯特推论说。“你认为自己可以穿过烟囱吗?”野蛮人点了点头。他先把崔斯特推上去(黑暗精灵的左臂还没恢复作用),然后自己也跟了上去,留下关海法把风。烟囱往上蜿蜒了几码,然后就到了一个交叉口。有一条路是通到下面声音传来的房间,另外一条比较窄的则是通到地表。现在对话声已经很大并且很激昂了,崔斯特下去调查。沃夫加抓住黑暗精灵的脚,帮他一点一点地爬完最后一段路,因为到那里坡度已经近乎垂直了。崔斯特头下脚上地吊着,头从另一个房间壁炉的上绿露出一点点,来窥视里面的动静。他看到三个巨人,一个在房间另一端门边,看起来好像准备要离开;另一个背对着壁炉,被第三个骂,那是一个非常高大的霜巨人。崔斯特从扭曲而无唇的微笑认出了它是毕林。“我是来告诉毕林!”小巨人辩解说。“你从战斗中逃跑,”毕林咆哮说。“你居然把朋友留在那边送死,”“不……”这个巨人抗议说,但是毕林已经听够了。他大斧一挥,这个巨人的头也就掉了下来。崔斯特跟沃夫加到烟囱外的时候,发现关海法正在勤劳地守望着。这头豹转身大吼一声,向他们打招呼。沃夫加不知道这宏亮的叫声是在表示善意,小心地往外踏了一步。“主通道一定有分出另一条更深的坑道,”崔斯特推论说,他没有时间取笑朋友的神经质。“那我们赶快把整件事结束掉吧!”沃夫加说。他们像黑暗精灵猜测的一样,找到了一条隧道,很快他们就走到一扇门边,他们认为就是剩下的那些巨人所在的房间。他们互相拍了对方的肩膀祝好运,接着崔斯特拍了拍关海法,然而沃夫加拒绝了崔斯特要他做同一动作的邀请。然后他们冲了进去。那个房间是空的。一扇从崔斯特原来的位子看不见的门正指着壁炉半开着。毕林派他惟一剩下的士兵从密门出去向阿卡尔·凯梭报信。这个巨人觉得倍受羞辱,它知道巫师还没有心理准备丧失这批部队。毕林惟一的机会是小心那两个入侵者,希望他们的头能够取悦残忍的首领。巨人把耳朵贴着门,等待两个牺牲者进来这间房间。沃夫加跟崔斯特穿越了第二扇门,进了一个豪华奢侈的房间,地板上铺着绒皮与大而蓬松的枕头当装饰。另有两扇门可以出去。其中一扇微微开着,里面是黑暗的走道。另一扇门则是关着的。突然沃夫加伸出了一只手拦住崔斯特,并且要他安静。一个真正战士无形的特质,也就是让他感觉出看不见的危险——第六感开始发挥了作用。野蛮人慢慢转向关着的门,高高举起了艾吉斯之牙。他停住片刻,抬起头,努力去听可以证实他感觉的声音。他什么都没听到,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对坦帕斯高喊,抛出了锤子。它雷霆万钧地把厚门砸成了碎片,让这些木板跟毕林都摔落在地上。崔斯特注意到了这个巨人头子身后的密门在摇摆着,知道最后一个巨人一定溜掉了。黑暗精灵随即让关海法开始行动。这头豹也懂了,因为它马上冲了过去,一跃跳过了因痛苦而扭动身体的毕林,跑向洞外去追击那些逃走的亚巨人。血液从这个大巨人头的侧面涌出,但是它厚实的头骨保护了脑部不被战锤伤害。崔斯特跟沃夫加无法置信地看着这个体积庞大的霜巨人甩了甩下巴,站了起来。“这是不可能的,”沃夫加抗议说。“这个巨人很难缠,”崔斯特耸耸肩。野蛮人等待艾吉斯牙回到自己的手中,然后跟崔斯特并肩迎向毕林。这个巨人留在门廊中,不让任何一个敌人来到他的侧翼,而崔斯特与沃夫加充满自信地走了进去。当他们互相打量对方时,双方互相象徵性的挥着手上的武器,恶狠狠地互相看着。“你一定就是毕林了,”崔斯特说完鞠了一躬。“我是,”这个巨人宣称说。“毕林!你们的眼睛会看到的最后一个敌人!”“你又自负又顽固,”沃夫加评论说。“矮小的人类,”巨人反驳说:“我砸扁过超过一百个你们弱小的族人!”“这又增加了我们除掉你的理由。”崔斯特冷静地说。毕林用让两个对手讶异的凶猛和速度,狠狠地挥着他的巨斧。沃夫加往后退到致命的距离之外,而崔斯特弯身躲避,但是当他看到这斧头将石墙敲下一大块时,不由得战栗了一下。当斧头一经过沃夫加面前,他就跳回来面对这怪物,用艾吉斯之牙重重地敲在毕林宽阔的胸口。这个巨人退了一步,但还是被打到了。“你应该打用力一点,小家伙!”当它用斧头的平面大力地反击时,它大喊着说。崔斯特再次俯身。但是已经开始疲累的沃夫加没能来得及逃出攻击的范围。野蛮人在身前举起了艾吉斯之牙,但是毕林沉重武器的威力还是把他震飞出去撞上墙壁。他瘫在地上。崔斯特知道他们有麻烦了。他的左臂还是无法使用,而他也因为疲惫而开始反应迟钝。这个巨人的力量大到他无法挡住任何一击。当巨人挥完第二击还没站稳时,崔斯特用弯刀回刺了一下,然后逃向主通道。“跑吧,你这黑狗!”巨人咆哮说。“我会跟着你,也会逮到你!”毕林在崔斯特后头跑,嗅出了猎物的所在。当黑暗精灵到达主通道时,他把弯刀插进鞘中,寻找一个可以袭击巨人的地方。可是他找不到,只好跑到往出口的半路上,并且等待。“你能躲哪呢?”毕林庞大的身躯走进走道时,它嘲笑说。崔斯特躲在黑暗中,掷出了他的两把小刀。两把都刺中了目标,但是毕林没有因此而慢下来。崔斯特走出了洞穴。他知道如果毕林没有跟出来,他势必要回到洞里去;他不可能放着沃夫加送死而不管。第一道晨光已经照进了山间,崔斯特担心越来越强的光线会搞砸他所有偷袭的机会。他爬上了隐藏住出口的其中一棵小树,拔出匕首。毕林冲进阳光之中,寻找逃跑的黑暗精灵踪迹。“你就在附近,可怜的狗!你无处可逃了!”崔斯特突然出现在巨人头顶,对它的脸跟脖子一阵猛刺猛削。巨人在愤怒中咆哮,巨大的身体猛烈向后一振,让手臂变无力没抓稳的崔斯特再次飞进了坑道中。黑暗精灵受伤的肩膀重重地着地,差点在疼痛中昏了过去。“他是我的。”野蛮人厉声说。毕林看起来真的很丑恶。它头的侧面被战锤打到的地方已经凝结成深色的血块,而另一边脸上跟脖子上有几个洞,这些新伤又流出了色彩鲜艳的鲜血。崔斯特射出的两把小刀还插在巨人的胸膛,像是一种病态的荣誉勋章。“你还能再挨一下吗?”当沃夫加第二次对巨人投出艾吉斯之牙时挑战说。毕林轻蔑地挺起胸膛受了这一击来回答他。“我能承受你的任何攻击!”他自夸说。艾吉斯之牙砰地一声打中了目标,而毕林也摇晃着往后退了一步。战锤击断了一两根肋骨,但是巨人还撑得住。然而一件毕林所不知道的事却更加致命,艾吉斯之牙把崔斯特的小刀锤进了它的心脏。“我现在可以跑了,”当巨人又往前走时,崔斯特对沃夫加低声说。“我要留下来。”沃夫加坚持说,他的声音中没有任何一丝恐惧的颤抖。崔斯特拔出了弯刀。“说得好!勇敢的朋友。让我们一起打倒这个怪兽,我们快有食物吃了!”“你会发现你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毕林反驳说。它的胸部突然刺痛了一下,但是它嘴上发出咕噜一声,就把疼痛抛诸脑后了。“我已经受过你威力最大的攻击,而我还是好端端地走近你!你没有希望赢的!”崔斯特跟沃夫加都害怕巨人的自夸比他们所愿意承认的更接近事实。他们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受了伤又疲累无比,但他们还是决定要留下来完成任务。但是庞大巨人稳稳地走近时,它完全的自信还是让他们非常紧张。当毕林走到离他们俩只剩几步的时候,他发现事情非常不对劲。沃夫加跟崔斯特也发现了,因为巨人的步伐明显地慢了下来。毕林用狂暴的眼神看着他们,好像被骗了一样。“贱狗!”他喘息着说,口中喷出了一口血。“耍什么诡计…”毕林没再有说出任何其他的话就倒下了。“我们应该要去找那头豹吗?”当他们两人走回密门时,沃夫加问。崔斯特正用一些他找到的破布来缠火把。“相信它。”他回答说。“关海法不会让那个亚巨人跑掉的。此外,洞中还有大餐在等我回去。”“你去吧,”沃夫加告诉他。“我会待在这里等它回来!”崔斯特离开的时候拍了拍这个高大人类的肩膀。他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中已经经历了许多事,而崔斯特猜想刺激的事才刚开始。黑暗精灵开始走向主通道时,口里哼着餐歌,但那只是对沃夫加说的借口,因为餐桌不是他要去的第一站。他们之前曾对话过的那个巨人被问到他们还没去过的隧道底到底有什么东西时,曾支支吾吾地闪烁其词。崔斯特相信,那只有可能是一样东西——宝物。这头大豹跳过了许多碎石,轻松地追上了脚步沉重的巨人。关海法很快就听到了亚巨人挣扎着前进时每往上爬一步而发出的疲累喘息声。巨人正走向山谷缺口和那后面的辽阔冻原。但是它还走在凯恩巨锥的崎岖山路上,尚未进入谷中比较平坦的路,走得快要发狂了。它试着走捷径,认为这是能较快脱离险境的方法。关海法跟主人一样很清楚这座山的各区域,也知道住在这山上的每一只生物。这头豹已经看出它希望巨人走向哪里。它就像一头牧羊犬,跑完了剩下的一段距离,并且抓向巨人的侧翼,把它逼向山中深池的方向。受惊的巨人确信致命的战锤以及穿刺人的弯刀就在后面不远处,所以不敢停下来对付豹。它盲目地沿着关海法要它走的路逃窜。一阵子之后,关海法跑到巨人的前面。当豹到达冰冷池水的边上,它歪着头,集中全副敏锐的注意力,希望能找出一些可以帮它完成任务的东西。然后关海法注意到在水面的第一道波光之下有一点小小的微光在动。它锐利的双眼认出了这个静静杵在那里的东西。关海法很满意这个陷阱,于是走到附近的岩块后面等候。巨人东倒西歪地走到湖边,沉重地喘气。它不顾自己的恐惧,把背靠在一块石头上一阵子。当它的呼吸一调适过来时,它就迅速四处张望,要看看有无追兵的迹象。然后继续开始走。要直接穿过池塘只有一条路,那是池中央的一根独木桥,其它的路都要沿着池边绕过。虽然池塘不是很大,但是要绕来绕去走池边那些高低不平又到处有石头突出的路铁定很慢。亚巨人踩了踩木头,试验一下。感觉上好像很稳,所以这个怪物开始小心地走了上去。豹等到巨人接近池心,然后从躲藏处冲了出来,跳向亚巨人。豹重重落在惊讶的亚巨人身上,将爪子插进它的胸膛,又往回跳向安全的岸边。关海法再跳进冰冷的池水中,并很快就从危险的水中跳出来。巨人好一阵子疯狂地挥动手臂,试着要维持先前的平衡,然后掉进池水中,水花四溅。水好像不断把它往下拉,在绝望中,他移向附近的一根浮木,就是之前关海法认出的东西。但是当亚巨人的手向下一捞,它以为是浮木的东西开始动了起来,原来是一条五十尺长的大水蟒,用令人眼花的速度卷住了猎物。这冷酷盘绕的身躯快速地把亚巨人的双手捆在一旁,然后开始无情地收缩挤压。关海法将冰冷的水从闪着光芒的背上甩掉,然后回头看池子。这条怪蛇已经卷住了亚巨人的面颊,并开始把无助的怪物拉到水面下,而黑豹很高兴它的任务已完成了。他长声一吼,宣告自己的胜利,然后向洞穴的方向前进。

  排列三第2020086期奖号:972。类型:组六,奇偶形态:奇奇偶,大小形态:大大小,和值:18,跨度:7。

  一、体彩排列三第2020075期奖号为585,该号码历史上直选出现了9次,组选出现了14次。

,,湖北快3

上一篇:深岩银河wiki 深岩银河中文怎么竖立 切换中文的手段分享
下一篇:[大发彩票]和尚福彩3D第20107期:防出跨度4